首页 > 财经 > 基金 |正文
养鱼出了名 海南四0%的水产出口由浙江人贡献
2019-04-29 17:04:00 | 来源:百度新闻 | 作者:

“目前文昌有14万亩的罗非鱼养殖基地。海南的水产出口40%是浙江人贡献的,而在这一万多个靠养罗非鱼创造财富的浙江人中,丽水人周勤富绝对是带头人。”海南省浙江商会秘书长许麟法说。

养鱼出了名

大批浙江老乡跟着周勤富而来

驱车从海口到文昌不到1小时,可是一到文昌就觉得满目青葱,遍地是肥沃的良田,“浙江人吃的反季蔬菜绝大部分都从海南来!”许麟法介绍。

一路经过大片大片的水稻田和菠萝地,我们走进了周勤富的罗非鱼养殖基地,“到楼顶,我带你们看看整个渔。 敝芮诟慌郎弦蛔??懵サ暮焐?旃?,指着面前规则排列的水塘,“知道一亩能产多少鱼?3吨!”

1985年,周勤富和妻子一起踏上海南这片土地时,他只有20岁。在20多年前,人们只知道他是个养鸭子的丽水缙云农民。“那时赶着1万多只缙云麻鸭,三辆10吨大卡车,两条狼狗,走了4天到了海南岛。”周勤富是个热心的人,不光自己养鸭还教附近的农民养殖技术,没多久整个文昌就出现了大批养鸭的当地农民。但到1990年的时候,周勤富决定改行了。

“当时文昌遍地都是养鸭子的人,我觉得市场要饱和了,鸭子价格压得很低,我刚好获悉,台湾人在养罗非鱼。这种鱼对气温要求很高,最适合在海南养,我立马调转了方向。”

自己建鱼塘,琢磨养殖方法,很快周勤富在海南养鱼就有了名气,很多人觉得养罗非鱼有赚头,于是大批的浙江人老乡带老乡,又到了文昌。

20年来,周勤富一头扎根在海南专心养罗非鱼,一年比一年规模大。2008年,他的养殖基地已经达到1.5万亩,不仅如此,他还在自家的养殖场里种上了“绿橙”、“菠萝蜜”等各种果树,“起到生态平衡的作用外,还能产生经济效益。 彼?桓咝司兔衅鹆搜。

十年磨一剑

从专业养殖户到出口加工企业

“2000年的时候由于全球经济不景气,罗非鱼订单大量减少,价格压到2元多一斤,很多养殖户就不养了,大量抛弃鱼塘,我就在那时大量收购,共收购了2000多亩。”周勤富收购完后的下半年,罗非鱼市场便有了转机,价格升到了每斤2元回到了4元。

不过,靠接加工厂订单生存,一辈子给别人打工,这绝非周勤富的志向。

“早在1998年我就想建加工厂,但是那时候没有钱啊。”老周说,经过10年打拼,养殖规模不断扩大,他终于有了一定的资金积累。

“到2008年,我觉得不能再等了,第一次向银行贷款。”老周的加工厂就这样破土动工了,“既然做了,就一定要做成达到最高标准的罗非鱼加工厂。”

2010年,全国的罗非鱼养殖户经历了一次大考验,从年初频遇倒春寒,春苗难产、鱼苗死亡率高,养殖热情受挫;到年中链球菌再次来袭,许多养鱼人苦无良策;再到水灾重创海南罗非鱼产业,加工厂货源紧缺,鱼价上升和秋苗供不应求的情况加剧……

“去年的罗非鱼死亡率很高,达到60%,整个文昌被淹掉了1000多亩基地。” 链球菌感染和水灾让周勤富在养殖这一块损失了200多万元。不过他把这些损失都轻描淡写地略过去了。

“损失肯定有,但重要的是如何避免再次损失。”周勤富立刻加高了所有的鱼塘,让被淹没的概率降到最低。而在防洪设施上他又增加了20%的成本。

事实上,周勤富损失并没有其他养殖户这么严重,由于开建了自己的加工厂,拥有更高的产品附加值后,他的钱也赚得更轻松了。

为达欧盟准入资格

进厂前要消毒三次

老周的产品能拿到欧盟的准入资格证,对他来说就像是一份质量肯定,“从源头把控,绝无药物残留。”老周说,这是欧洲人最基本的要求,很多国际食品专家来他的工厂考察后都很满意。

“欧盟的准入资格最严格,我的企业从源头到加工,都经得起监测和检验,所以欧洲人才放心通过准入资格。”而在这之前,老周已顺利拿到美国的准入资格。

要进老周的罗非鱼加工厂,必须通过重重关卡。“要穿工作服,戴口罩,全身消毒才能入内!”老周指了指墙上的流程图,加上全身消毒,两次洗手和酒精消毒等,要经过10几道程序。

这么严格的流程,为的是达到最高级别的食品安全。参观的整个过程几乎闻不到鱼腥味,罗非鱼经过流水线下线后经过多道检测,包括金属物检测等,最后冷冻装箱再入冰库。“整个过程人与产品几乎没有直接接触。”周勤富介绍。

“欧洲人的要求怎样,我们就实行比他们更严格的标准。”现在周勤富的加工厂和养殖场里时常会出现外国考察团的身影,“日本和美国的专家都来过,现在我养的鱼,都来不及供给来自全世界各地的订单。”

把儿子送到美国学本事

未来要打造从养殖到销售的产业链

“我们给国外进口商的价格,是7至8元人民币一斤,为什么美国超市里的罗非鱼要卖到4.8美元一斤?”周勤富说,这是才念大学二年级的儿子抛给他的问题,“每当生产源头价格大波动的时候,超市价格是不变的,说明贸易阶段的利润很丰厚,为什么要让老外赚去大头?”

老周的儿子在美国的西雅图念工商管理,这也是老周最骄傲的事情,因为养了一辈子鱼的老周意识到,不能仅仅停留在养殖和加工。于是,他将未来的目标定在了掌握国外的终端市场。“在中国学做人,在美国学本事。”老周说这是他对儿子的期许。

“我20岁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家中还有两个妹妹一个弟弟,作为长子我那时就向父亲发誓,一定让家族兴旺,现在我觉得没什么遗憾了。”

对于未来,他希望儿子能接过他的接力棒,周勤富考虑让儿子在美国直接做贸易,将产品从养殖到销售都由自己掌控,“未来,我要做全球产业链。”

“我写了一首诗,你们帮我改改!”周勤富在加工厂附近选了一间小饭店,特地请我们尝尝当地最有名的“文昌鸡”。吃到一半,聊到兴头上,他拿起手机,“秘书,将我办公桌上的一首诗拿来!”

10分钟后,这个看上去粗犷而豪爽的丽水人,真的拿出了一首像模像样的诗词来,名字叫做《七律:奋斗》。“勤富不怕路艰难,千辛万苦只等闲,湖山荒凉开天地,临高虾池变鱼仓……”这首诗模仿了毛主席的诗词,字字简朴,因为这是他的奋斗史以及心路历程,写满的闯出一片开天地的辛劳与勤苦,他的朴实让我们没法去改动一个字。

正如他的名字“勤富”,这个丽水农民让许多人佩服的是,作为最早进入海南的浙商,他没有像其他人有了资本积累便转做房地产,炒地皮,做来钱更快的产业,却一直执着且津津乐道于他的养鱼事业,26年来一直未变。踏实苦干,让他成为这一行业的领军,也成为我们此次海南之行的一处亮点。

宗庆后曾说,“我的水是一瓶一瓶卖出来的。”而周勤富的罗非鱼产业也正是“一条一条鱼养出来的。”

记者 徐秀雰 叶恒珊 文/摄

本文引用自:玩百家乐 | http://www.hfmzx.com/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