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小时密会”只是个开始

来源:中国新闻网责任编辑:
2019-04-10 12:15:30

不过,正像有沪上媒体在为周立波惋惜时所说的:邀请了周立波,却又不让他演拿手的“清口”,强迫他“被转型”,具体节目也没有给周立波太宽松的创作和选择空间,还非要周立波讲普通话,实在矫枉过正。

作为在上海呆过几年的人,我听周立波的海派清口,不用字幕帮忙也勉强能懂上七八分。第一遍听的时候前仰后合,不亦快哉。不过,同一个段子,听第二遍,似乎就没有太大吸引力了。仔细想想,周立波的段子,固有可乐之处,但是在这个城市掀起如此大的轰动,未尝不是与其上海话的表达方式相关。在上海呆过一段时间的人们不难有所感受,这是一个言论空间相对局促的城市,在这个城市里,突然有个滑稽演员把自己心底里潜藏的隐秘感受,用上海话表达出来,实在是一种异样的惊喜与快感。如此,我们似乎不难理解,为什么即使声称“被感动”,周立波还是选择了说“不”:他的海派清口离开上海这个城市就难以实现效果。当然,周立波说“不”的方式也显示出上海式的精明,“上海观众”这个理由,既冠冕堂皇,又能取悦周立波真正的市场。

有学者将郭德纲、小沈阳与周立波并称中国民间三活宝。三个活宝中,小沈阳与春晚的关系最为密切,郭德纲在精神上最为桀骜不驯,他创作的《我要上春晚》、《我要反三俗》等等可以说是这个时代民间艺术的高峰。而周立波面目则最为:,他“调侃”而非“讽刺”的艺术风格,为他与春晚主旋律调情提供了足够可能。周立波与央视导演密会四个钟头,应该仅仅是开始,调情之后,互通款曲,洞房花烛,也就顺理成章。当然这些都要有个前提:春晚也需要做些让步。毕竟,无论春晚还是周立波,都得罪不起观众,在这个原则问题上,他们还是异常清醒一致的。

□谢勇(广州 教师)

本文引用自:澳门十大电子游戏手机 | http://www.15mai.com/

(东方心经:2019-04-10 12:15:30)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