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综艺|正文
“疯主持人章艳狂烧钱”的美国独角兽背后 到底是谁在买单?
2019-04-29 14:12:06 来源: 中国新闻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疯狂烧钱”的美国独角兽背后 到底是谁在买单? 2019.04.29 14:05:30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近一个月来,包括打车软件Lyft、社交软件Pintrest等知名互联网公司“亏损上市”引起了市场的负面情绪,Lyft上市第二天就跌破发行价也足以说明问题。

One Zero专栏作家James Stanier近日发文指出,当整个市场都在关注“嗜血”独角兽迎来上市“敲钟”的光荣时刻时,这些公司对于经济和社会造成的破坏却被忽略了,这些“代价”终有一天会迫使我们重新审视这些独角兽公司的业务模式是否具有可持续性。

Stanier指出,在当下的市场环境中,增长可以算是独角兽唯一的目标,而类似于“福布斯全球科技公司增长排行榜”或“德勤英国科技公司增长Top 50”无疑助长了这一现象。

(2018年德银英国科技企业增长排行榜中,点餐平台Deliveroo以15,749%的增速问鼎,来源:德勤)

互联网游戏:谁是傻子?

Stanier表示,可以用一个简单的例子来形容典型的互联网公司运作方式:

在一场销售额比赛中,许多销售需要推销同一款产品。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获胜的方法只有一个:把10块钱成本的东西以5块钱标价卖出去。

顾客很开心,因为他们占到了便宜,口耳相传之下更多的人加入了“薅羊毛”的队伍。

在这种情况下每卖10万产品都要亏5万,但没有关系,只要营业额在涨,这点亏损根本不是问题。

对于地球上的大多数买卖,长期亏本赚吆喝本身就是行不通的。但看看今年3月在美国提交IPO的独角兽们:

社交软件Pinterest,2018财年营业收入7.55亿美元,净亏损6300万美元;

云计算平台PagerDuty,2018财年营业收入7960万美元,净亏损3810万美元;

打车软件Lyft,2018年营业收入22亿美元,净亏损9.1亿美元。

还有那些尚未上市但声名在外的独角兽公司:

打车软件Uber,2018财年营业收入114亿美元,净亏损18亿美元;

共享办公Wework,2018财年营业收入18.2亿美元,净亏损19.3亿美元。

Stanier认为,虽然有一种主流观点认为亏损上市是这些公司转亏为盈的必要一步,但越来越多“同股不同权”的操作也使得许多创始团队能够在上市之后依旧控制公司,大言不惭地表示为了追求更远大的梦想实现盈利并不重要。

反正公司上市了,风险投资、创始人、用户...可以说所有人都得到了或多或少的好处。

真的是这样么?

痛苦的来源:“逐底竞争”

逐底竞争(race to the bottom)是一个著名的经济学概念,指的是在全球化竞争中各国为了吸引投资降低福利、环境和劳动保障的标准。用传统制造业举例,就是削减工资水平和福利保障吸引投资建厂。

但问题在于,这一批叫得上名号的美国科技公司,一向都是以“高收入”著称。在美国一名工作数年的软件工程师往往能拿到20万美元的薪资和股票。那是谁在为这一切“默默付出”呢?

Stanier指出,包括打车软件Uber、Lyft、送餐软件Deliveroo在内,他们的商业模式都离不开“零时工经济”。大量的司机、送餐员这些底层工作人员正在承受“逐底竞争”带来的后果。

2018年9月发布的研究报告指出,以Uber司机为代表的“零工”们在2017年获得的收入要比2013年时下降了53%。

与此同时,虽然有种种不甘,但2018年夏天Lyft还是同意为纽约的司机按照法律提供最低工资。远在英国的“外卖骑手”们也在网上抱怨,送餐平台Deliveroo不提供最低工资、没有病假、不承担穿着和交通工具的费用以及不提供保险等等。

这样的人有多少?根据英国研究机构WeMa Life 2018年中发布的调查报告,目前光是英国就有600万人以全职的方式在打零工。

Stanier表示,对于这些依靠大量“缺乏足够职业技能”的零工运行的行业来说,最大的市场风险根本就不是带着大额亏损上市,而是这些“零工”本身。打车软件叫来的司机可能需要倾尽全力才能勉强让一家人吃饱饭,送餐小哥可能需要冒着风险才能多存一些上大学的学费。

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去年光是纽约市就有8名司机自杀,其中有不仅有Uber司机,还有传统出租车司机。

其中有一名61岁的专车司机Doug Schifter于2月5日在Facebook上发表了一篇1700余字的遗书后,在纽约市政大厅前饮弹自尽。

(Doug Schifter:每周工作100-120个小时但依旧无法维持生计,来源:Facebook)

Stanier指出,服务业的本质就是在创造收入的同时最大化社会的收益,虽然说“技能不足”的零工们可能被视为不那么重要的角色,但不可否认在一个健康的“补贴经济”中,至少得让所有的参与者能够付得起账单以及对未来抱有最微小的希望。

与此同时,独角兽们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Lyft正在通过法律途径试图重新定义按照新劳动法向司机支付最低工资的方式,要求禁止支付最低工资的动议已经被法院驳回。急于上市的Uber掏出2000万美元和解了将网约车司机定义为“个人承包商”而不是“雇员”的官司。

文章来源:WEEX交易计划

+1
【纠错】 责任编辑:
相关新闻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外交部:中美宁波食博会俄三
云南王天朝被查98股一季报
“烟花3月”万名中外客商
老太煮食起火不慎引火烧身